青墩新闻网 > 体育 > 维多利亚vic003,高大上的企业收藏如何进行?泰康艺术体系的开创到完善

维多利亚vic003,高大上的企业收藏如何进行?泰康艺术体系的开创到完善

发布时间:2020-01-11 17:01:32 | 来源 :青墩新闻网

维多利亚vic003,高大上的企业收藏如何进行?泰康艺术体系的开创到完善

维多利亚vic003,说到艺术品的收藏

相信在许多人的认识里

这还只是博物馆美术馆的专利

而在今天

企业收藏日益成为艺术收藏的:

未 来 战 场

那么,企业收藏到底是?

1939年,美国的ibm集团开始以企业的名义收藏艺术品。20世纪50年代末,战后经济的复苏促进了企业艺术收藏的发展。1959年,摩根大通购买了20件艺术品用于装饰其在公园大道的办公室,开启了它的艺术收藏之路。这两家公司开了全球企业艺术收藏的先河,企业收藏逐渐成为艺术收藏的重要参与力量。

对企业来说,艺术收藏不仅能够拓展企业品牌内涵,树立企业文化;也有助于企业的资产配置、财务安排。企业收藏最大的意义,还在于其能够变私藏为公共服务资源。国外很多著名的大财团都开办有博物馆,他们将企业收藏视为企业文化建设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由美国著名财富家族洛克菲勒提供财务支持的纽约现代美术馆,以及索罗门·r·古根海姆基金会旗下的古根海姆博物馆等,从企业收藏发展而来的典型代表。相较于传统博物馆单一的藏品选择以及购藏资金受限的现象,大机构、大企业通常有足够的资金用于系统性、规模化的收藏以及机构的设立。20世纪90年代,中国开始有企业涉足艺术品收藏。21世纪后,越来越多的国内企业不仅有了强烈的收藏艺术、赞助艺术的意识,也做了很多富有成效的艺术收藏与赞助艺术的尝试。因此,企业收藏在全球的当代艺术生态中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对企业收藏的研究也成为学术界关注的新课题。

美国古根海姆博物馆,正是从企业收藏发展而来

2012年,德国出版社 deutsche standards 着眼于德国企业的艺术收藏出版了图书corporate collections,此后又基于对国际性的企业收藏及艺术世界的浓厚兴趣,于2015年出版《全球企业收藏》(global corporate collections)。出版社邀请了来自社会各界的专家组成评委会,评选出在学术水准、藏品特色、藏品规模等方面具有代表性的案例进行介绍与研究。最终收录全球范围内最具先锋性和影响力的80余家企业名录,该书简要梳理了其收藏史、收藏行为的特征和聚焦点、企业负责人对艺术收藏的见解与收藏面貌的关系等内容。

入选《全球企业收藏》的企业共有81家,包括美国最早开始企业收藏的jp摩根集团(始于1959年,藏品达30000余件,关注国际当代艺术);欧洲最早开始企业收藏的瑞银集团(始于20世纪60年代初期,至今约有约35000件藏品,关注60年代以来的国际当代艺术);还包括德意志银行(藏品规模最大,始于1979年,约有60000件藏品,关注国际当代艺术,特色藏品为纸本艺术和摄影艺术)。其它如卡地亚集团、安盛保险、戴姆勒等国际著名企业收藏均始于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各有相当的规模与自己的特色。

作为中国大陆唯一的被选入本书的收藏机构是

泰康收藏 | taikang collection

没错就是那个卖保险的泰康人寿

书中对泰康收藏是这样描述的,“这些作品为今天的艺术提供了基本的历史框架,它显示了中国当代艺术其实是几乎难分伯仲的两股力量相互作用和影响的产物:一个是中国传统文化(艺术)及本土特殊的政治资源,另一个则是来自西方的现代和当代艺术的影响。而今天最年轻的一代艺术家则成为决定未来艺术走向的主力,他们的创作摆脱了既有门类的藩篱。泰康收藏将范围定位在横跨八十余年的长时段,这在全中国几乎是绝无仅有的。”

泰康人寿

是国内最早开展当代艺术收藏的金融企业,自2003年创办泰康空间至今的13年间,从泰康人寿大厦的顶层多功能厅,到798艺术区100多平米的狭小空间,再到落户草场地艺术区,这个以非营利艺术机构形式存在的艺术空间,始终是中国当代艺术生态系统中独特的存在。

泰康保险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东升

泰康收藏经历十多年的积累,关注二十世纪以来的中国现当代艺术,随着经验和对艺术品收藏认识的增加,率先在国内收藏界提出“收藏要体系化”,并以自己鲜明的体系构成及众多优质的美术史藏品,受到业界的广泛认可,成为中国机构收藏者的重要代表。被评选并收录到《全球企业收藏》一书,与全球众多著名企业收藏并列,不仅是国际视野对泰康收藏的肯定,更代表着对中国一个发展中国家企业收藏艺术品水准的一种认可。

那么有人就要问了保险公司好好卖保险就行啦为什么要涉足艺术收藏?

“最初做顶层空间时,就是利用总公司十一楼会议室平常空闲的时间来支持年轻艺术家,这个最初的信念一直延续到现在也没有变。”泰康人寿董事长兼ceo陈东升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泰康空间不是为了收藏而收藏,泰康收藏有很严肃的态度。第一,讲学术;第二,非投资;第三,长期坚持。”

泰康空间发展至今离不开唐昕的十余年坚持

泰康保险集团艺术品收藏部负责人、泰康空间总监唐昕

九十年代中期,中国当代艺术基本没有商业机会,公众接受度也很低,当代艺术家们游离在主流的艺术体制之外。同时,也出现了早期的一批独立策展人,开始研究当代艺术并策划当代艺术展览,唐昕就是其中之一。

从复兴门到草场地

-从泰康人寿大厦的那间顶层多功能厅开始-

泰康人寿大厦外景

2003年,“非典”时期是艺术界经历的第一次寂静。为了预防疾病的传播,全国的艺术展览活动陷入了停滞。

“2003 年到2006年在泰康人寿大厦的顶层多功能厅是我们最早的阶段。”唐昕在接受采访中说道,“我们最早在泰康做展览是2001年,还是因为我有一个在德国的项目,在这边准备好了要去德国。那我就觉得都准备好了,干吗不在国内展一下再走,而且正好那几个艺术家在当时还是非常有代表性,他们从来没在国内做过一个联展。所以后来我就很想在国内展,就找陈董,说我没地方,我想展,都准备好了,马上就要去德国了,我需要一个地方,需要一点钱,两三万块钱。他说你在我这儿展吧。然后就在泰康的11层的顶层那个地方,其实是从那儿第一次。”

复兴门时期项目现场(请滑动图片)

-在798的过渡期-

2006年底,泰康顶层空间搬到了798。

“当时的地点比较偏僻、空间也局促,只有100平米的展厅,办公、库房和展览全在里面。在这里因为空间的限制,展览的规模都很小,每次的投入也很有限;跟798其他时髦的机构相比,背靠大企业的背景让我们显得更尴尬。我们成了798众多画廊和机构中的一个,并不能吸引艺术界的更多注意。面对外面越来越多条件优越的专业机构和公司体制内部的不满,我开始思考‘什么是一个艺术空间’,和空间自身的定位问题,初步确定了泰康空间的理念——‘鼓舞与激励’。开始着眼于与年轻艺术家的合作,做了‘1+1’系列第三次‘谢土’和新摄影、新绘画等系列展览;同时面向公司内部,把建立收藏定为了核心。虽然在798的两年多时间是我们过渡阶段,但是对于明确空间发展定位,非常重要。”

798时期项目现场(请滑动图片观看)

-在草场地找到了收藏的线索-

2008年经济危机,艺术界也随之陷入低迷。泰康顶层空间乔迁至草场地,并正式改名为“泰康空间”。

泰康空间外景

“这也让我看到了机会,沉寂几年的泰康顶层空间展示多年思考的时机到了。我也把空间理念升级为‘追溯与激励’,将对当代艺术发展的思考放入到‘1942年以来’的历史断代中。2009年10月新空间开幕展同时举办了‘51平方’第一回‘赵赵’和‘泰康收藏摘要’两个展览,把对更加年轻一代的整体关注和泰康收藏体系定位展示出来,拉开了空间崭新阶段的序幕。2011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泰康人寿收藏展,第一次通过大规模的藏品把泰康收藏体系、泰康空间学术理念和当代艺术的断代方法之间的关系展示给艺术界和收藏界,也得到了大家对泰康的重新认识和普遍肯定。”

草场地时期项目现场(请滑动图片观看)

艺术界的“泰康系”

明确的空间理念独特的学术体系定位严谨的学术研究方法

-与流行保持距离-

泰康空间对于收藏的学术标准有着明确的阐述:“媒体只看拍卖价格,我们的收藏却忌讳流行的标准,我们有自己的标准,在收藏单件作品时,寻找能支撑作品长久价值存在的因素。我们希望收藏的作品在价值上不是5年不赔,10年不赔,而是30年之后更有意义,更有价值。这样的价值判断建立在美术史和学术分析、研究的基础上。同时,我们需要考虑不同的作品间能够构成怎样的一种宏观价值,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谈体系化收藏,体系化收藏的整体意义是不可替代的。”

郎静山,狮子,银盐纸基,20.6×31.5cm,1930年代 ©泰康收藏

-收藏体系的确立-

泰康收藏现阶段的体系是关注1942年以来的中国美术史发展,包括三个阶段:“1942年~1976年”,从《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到文革结束,是20世纪中国美术史中一段独立、独特的发展阶段。“1976年~今”,特别关注上世纪80年代以来的美术实验性探索和今天美术创作多元的状态。“关注未来”,即关注和支持年轻艺术家的实验探索。

部分藏品(请滑动图片查看):

1942年~1976年

藏品依次为:【蒋兆和,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了,设色纸本,283×132cm,1949】、【靳尚谊,毛主席全身像,布面油画,262x137cm,1966】、【吴作人,解放南京号外,布面油画,96×116cm,1949】、【吴印咸,东楼套间客房客厅 ,彩色照片,画面:80×80 cm,镜框:100×100 cm,1975】

1976年~今

藏品依次为:(上)【袁庆一,春天来了,布面油画,170×189cm,1984】、【孟禄丁+张群,在新时代——亚当夏娃的启示,布面油画,196×164cm,1985】、【肖鲁,对话,装置,240x270x90cm,1989】;(下)【蔡国强,天空中的人、鹰与眼睛(九联),火药、纸,230×77.5厘米×9,2004】、【徐文恺(阿角),物1,视频装置,2014】、【政纯办, 《双修》(足底按摩),装置,2015】

-展览也是一种形式的研究-

泰康空间的主要工作一方面给泰康人寿做艺术品收藏,另一方面作为机构自身做展览、研究、包括研究的出版。“所有这些事其实都是围绕研究来做的,展览也是一种形式的研究。”唐昕回忆道,“经过前面两年跟公司的磨合,我被多年压抑的策展热情在空间诞生之后得到释放了,而也就在这个时候我开始重新看待策展。国内展览逐渐多起来,我面对这样的景象时会考虑,为什么要做这个事?大家都在做展览,到底怎么叫一个有意思的展览?如何看待展览?”

近几年泰康空间策划的部分展览

唐昕在一次采访中表示:“空间成立至今,策展一直是我们工作的核心。随着空间理念和断代方法不断在日常工作中被深化和强调,我们的策展团队也越来越成熟。当代艺术界的泰康系将迎来更加繁忙的明天。”

中国艺术版图中的“泰康”身影将归于何处?

文章最开始我们向大家介绍了一个可能略显陌生的领域——企业收藏。西方那么多大佬在资本聚拢之后,对于文化的投资也好、推动发展也好,我们看得到一个最基本的规律,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的“需要层次论”也提出过,人们在有足够可供支配的收入以及闲暇时间后,就会有更高层次的需求,即满足一定经济需求后,人们开始追求文化和社会集体意识的进步。这些有追求、有资本的大佬们各显其能,企业式的、家族式的或者联盟式的博物馆、美术馆应运而生。

当这些拥有大量宝贵文化瑰宝的机构诞生,它所带来的,不仅仅是展示和收藏保存了艺术和人类的发展史,或者带动了当地人们对于文化的认知力和认同感的发展,更是该区域经济链的强力活跃剂。举例来说,著名的博物馆、美术馆成为各地域的文化和旅游地标,不少人因此慕名而去,旅游者成为这些机构的一部分特殊观众且占比相当大。私人的文化资产被社会化,经历了漫长的过程。纽约现代美术馆、古根海姆博物馆都是典型的案例。

龙美术馆

余德耀美术馆

那么中国是否存在这种模式成长的土壤?由民生银行支持的位于上海、北京的民生美术馆,由内地藏家刘益谦、王薇夫妇创办的龙美术馆,企业家余德耀创办的余德耀美术馆,似乎耳熟能详的由国内藏家个人或金融机构创办的美术馆并不算少。但真正形成体系化收藏、深入藏品研究,并且使资源社会化的机构尚且不多。稳定持久的资金保障或者自给自足的运营模式、不为个人喜好所影响的收藏体系、科学成熟的组织循环、社会化的贡献,都成为国内私立非营利艺术机构有待攻克的难题。泰康人寿或许在藏品体系的建立和持续深入的研究上获得了一些成就,这样的开端让我们不禁对其蓝图有些好奇、期待和担忧,在资源社会化的路上,他们是否会考虑参照西方已有的经验?这位中国的金融大佬是否会一如既往支持艺术发展?他们的终极目标又是什么?几年后,北京是否真的会出现一个崭新的文化地标?可能诸位心中已经有了一份关于艺术的中国地图。

新闻排行榜
相关新闻
热点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sijif.com青墩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